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,二分时时彩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,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,特別提出聲明。
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

獨/醫院最恐怖經歷! 護理師:大夜班1人顧30多名病患

  • A-
  • A
  • A+

記者陳弋/台北報導

農曆七月剛過,讀者在這段期間看了不少醫院恐怖故事,繪聲繪影的傳聞倒也成了許多人茶餘飯後的娛樂。然而對於每天在白色巨塔中穿梭、忙碌的護理師來說,最令她們膽寒的不會是任何靈異之說,而是如千斤壓頂的繁重工作。《三立新聞網》訪問到一名資深護理師小陳,當她被詢及「職涯最恐怖經歷」為何,她馬上脫口而出:大夜班一位護理師要照顧30多名病患!

▲對資深護理師小陳來說,「醫院恐怖故事」就是1人照顧30多床。(圖/資料照)

護理師小陳回想民國八十幾年,那段在北部某大型醫院服務的歲月,有感而發地說:「那時候的二分时时彩好年輕,可以這樣拚,現在回顧覺得護理師真的是苦勞!」小陳說,她和當年的幾名同事雖早已各奔前程,這幾年來仍保持聯絡,接近10位的「資深白衣天使」組成聊天群組,三不五時再談到病房往事,依然覺得刻骨銘心。一聊之下,大夥兒才發現,原來彼此都作過同樣的噩夢:半夜忙到藥發不完、治療作不完,新病人卻一直進來。

▲不停進出病房,是大多數護理師的共同經驗。(圖/資料照)

小陳向《三立新聞網》坦言,其實關於一天工作照顧多少病人的事情,醫院是不希望護理師對外披露的。但畢竟事過境遷,她覺得有些事情可以說出來,不是在抱怨病患,而是希望大家對護理師有更深的認識。

▲白衣天使不好當!小陳回想當年在病房服務的歲月,覺得刻骨銘心。(圖/小陳提供)

「大夜班護理師要做的事情不會比白天少,每天上班就是寫不完的紀錄、發不完的藥。每天上班之前,二分时时彩都祈禱自己的病人不要有狀況、也不要突然失去意識或沒了呼吸心跳。那段日子有點地獄的感覺,幸好同事好相處。」小陳曾在台北市某間大型醫院的「綜合科」病房服務,最高紀錄曾和另一名同事一起照顧69床,等於一位護理師得負責30多名病患。

不管是哪個班別,一到醫院先「點班」,再進行「交班」。點的有急救車藥品數量、醫材數量、器具是否完備、藥品有沒有過期,也要點清楚麻醉管制藥品的數量。大夜班護理師在24:00交班,約莫10分鐘內結束,大家都不想拖到小夜下班的時間。短暫交接班之後,基本上護理師立刻展開備藥工作。小陳指出,因為是綜合科病房,病患種類繁多,像是有些皮膚科病人必須頻繁搽藥,眼科的固定要滴眼藥水,外傷的病患則必須換敷料,來安胎的要定時去幫她測宮縮,其他有的要不時去幫忙抽痰,膽汁引流液、尿液都要去倒,半夜需要打化療的癌症病人也有;清晨5點要開刀的病人需要作術前準備,都由護理師幫忙灌腸、打點滴,甚至有的要接受大手術(全子宮及卵巢摘除)的病人,得灌腸清潔到連渣都沒有。小陳說,有時候大夜她照顧約30個病人,其中可能就有5位要開刀,星期一到星期五平均都有10到15床不等的手術,婦科占最大宗、其次是耳朵的手術、一般外科的手術排第三。

▲護理師工作時隨身攜帶便條紙,記下每一床病人最新情形以及對方希望護理師幫忙做些什麼事。第一床是子宮切除術後的病人;第二床是隆乳術後的病人;第三床是卵巢癌,白天已化療,早上會出院;第五床肌瘤切除術,術前準備:早上須灌腸、打上點滴;06A:皮膚炎,打點滴觀察中;06B:左眼白內障,早上要手術,5:30要打點滴。(圖/小陳提供)

「以前當護專生的時候,以為護理師的工作主要是照顧病人跟體諒病人的感受,但真正工作下去才發現,沒什麼時間好好聽病人說話。照顧的床數實在太多了!每次到病床邊都是快速蒐集想要的資料,例如問病人:昨天大便幾次、傷口還會痛嗎、哪裡不舒服…等固定問題。」小陳還說,大夜班護理師可以說是從上班忙到下班,幾乎沒有喘息空間,根本從頭到尾跑來跑去、汗流浹背,瘋狂發藥、寫紀錄、發藥、寫紀錄、發藥、寫紀錄。大夜班人員還有一項工作:要找出白班跟小夜班人員漏掉的工作和錯誤,記錄在評核本子裡提醒同事,比如說漏掉哪些「計價」的部分,因為護理人員寫紀錄的同時也要計價,詳列病人當天棉棒用掉幾包、紗布用掉幾包、看護墊用掉幾個等細項。偶爾再遇到每個月的治療車保養,護理師要擦拭專屬治療車並打蠟保養。

除了穿梭病房發藥、顧點滴,護理師也須處置病患的突發狀況,比如說有人病況亮紅燈,就要想辦法聯絡醫師到場。令小陳印象深刻的還有,部分「IV bag」(精密輸液定量筒,IV Burette)加了抗生素,過了半小時之後滴完,護理師一定要回去放掉,不然會造成迴血、凝固,每次遇到這類狀況,護理師的精神就更加緊繃,深怕一時大意忘了收尾。大夜班還要整理隔天一早須更換消毒的器械及大瓶溶液(大生理食鹽水、大蒸餾水等),「雜事真的多到不行」。

上述的事項不是大夜班護理師工作的全部,除了醫護工作,醫院要她們各自再承擔不同的「勤務」,以小陳為例,她被歸入「消防組」,必須定時檢查滅火器、檢視消防燈是否故障等。而且下了大夜未必可以馬上回家休息,常常要到另一個院區接受在職二分时时彩(倫理、法規、專業等)課程,出缺席醫院都會檢查。小陳直言,基層護理人員雜事多、責任大,加上薪水真的不多(大夜班月薪4萬出頭),離職換單位的流動率自然高。她記得當年有一位同事因為工作忙碌,體重活生生掉了15公斤,也有撐不下去的人離職或轉行,更有人靠關係調到其他科別服務。

小陳強調,大夜班護理師一人照顧30多床的事情,持續了好幾年,從民國一百年之後才有所改善,到現在可能變成一人照顧10多床。作為一名資深護理師,小陳樂見同伴的工作處境漸漸改善、醫院更加體恤護理師辛勞、民眾進一步理解醫護人員的處境,「說出陳年往事的目的不過如此」。

 

追蹤三立新聞網 :
大數據推薦
熱銷商品
讀者留言